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游在岚皋>精彩游记 >> 正文内容

鸟鸣神河幽

文章来源:作者:黄开林 发布时间:2019-10-30 14:10 点击数: 次 字体:


陕渝交界的神河源,变化多端,喜怒无常,一会儿晴,一会儿阴,一会儿雨,一会儿雾。刚才还是阳光灿烂,转瞬间便成混沌世界,回头搜寻,我住的小木屋几乎就不见了踪影。雾就像刚沏的一碗酽茶,并非黏稠得化不开,你一走近,它就后退一步,为你让出一条路来。腼腆,知趣,分寸得当,靠的太近怕你生厌,离的太远又怕失去。几声清脆鸟唱,在这雾中,显得格外亲切。形容春景最多的词是鸟语花香,鸟不语,花就不香,鸟把说话当成唱歌,甚至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虽然好听,也只能冒猜,猜不到也没关系,就当一位忠实的倾听者。


鱼跃可见纤鳞,鸟飞能听翮声。走出屋外,雾我一体,虽目不能及,却独享着耳福:叽叽,比比一唱一合,对答如流;哇!哇!夸张的叫好声,夹带着几分妒意;比哟!比哟!拉歌声起,推波助澜;瞿瞿!瞿瞿!谁不听指挥,哨音警告;喔外!喔外!喜事盈巢,唢呐齐鸣;乖乖哟!乖乖哟!打情骂俏,酸不溜几;姐姐怪!姐姐怪!一声嗔怨,几多怜惜;哭!哭!夸张的奉劝,欲逗一乐;多多多来米!三天不练口生,好嗓子也得天天吊……

有人说鸟是树的花朵,我说鸟是森林歌手,鸟语是世间最美的语言,鸟音是世间最动听的音乐。时而舒缓如闲庭信步,时而匆促如急风暴雨,时而抑扬顿挫板眼分明,时而清朗疏淡节奏明快。乍一听,像是大合唱,多声部轮唱,虽都达到音色所能表现的极致,但并不杂乱。仔细听来,却是几组错落有致的女声小合唱,层次分明,音律和谐。一声嗓音特别的高腔,可能是领唱者正在试音。声音嘎然而止,莫不是遭遇了休止符?或是见好就收,给听众一个回味的空间。余音绕梁,腾越扩散,如一石击湖,拓展的涟漪一直飘到山谷之外。童音稚语,低吟浅唱,令人怦然心动。一会儿是美声,柔婉悦耳,飘然欲飞,音韵拐弯抹角拉着长长的花腔,似是生命的雅奏。一会儿是通俗,声撼旷野,心寄荒远,伙伴们激动地吹着口哨击打鼓点,得意着找到最具时代感的表现形式。一会儿又是民族,婉约纯厚,声情并茂,虽是陈词旧调,却夹杂着乡音乡韵,有一种传统的厚重和原始的震撼力。


鸟是世上尽善尽美的灵异之物,虽说近山识得鸟音,那也是一知半解,或是近得不够,近得匆促。一只五彩斑斓的锦鸡极优雅地从我视野中走过,长长的尾巴,尖尖的喙,鲜艳的羽毛,玲珑饱满,光洁的流线型体态,细瘦而不干瘪,丰腴而不臃肿。鸟爱美,更爱生活,无论是妙龄还是长者,得体的装束无一丝半缕凌乱,随时随地都在梳理。特别是婉啭流丽的清唱,是自然界一曲最动听的天籁。


神河源的树比草稀奇,有树也不高大,因而鸟声就离地面近。大雾说散就散,四野碧鲜,高天如洗,我袖着手在原始的草甸和林中踱步。神河源是空旷的,是大气的,是没有多少遮拦的鸟的天堂。置身此地,思维犹如这草地延展着广阔,感觉到另一种通透和疏朗。神河的水很小,小到只有一条细线,小到只涉一足便可断流。一般说来,根须都是细的,源头都是小的。因此,我喜欢这个小字,比如小花,小草,小路,小雨,小桥,小鸟,小夜曲,小家碧玉。细是巨之根,小是大之源。我静静地躺在铺满落叶的腐质土上,背靠神河之源的前胸,心灵便贴近了大巴山的心灵。此时看鸟交颈相戏,在树与树之间跳跃,听绿荫深处忽断、忽续、忽远、忽近的鸟鸣,就有通天接地之感。



原始神河源,要的就是这个原汁原味原生态。写了一千字,阔绰了笔墨,其实,要得神河源之神韵,无需太多,一个字足矣!


责任编辑:    陈 阳